期货证券减配资.可靠华夏个别基金涉“鼠” 证监会确认严查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2020股票配资杠杆-提供最新股票如何设置价格交易提醒-贵州配资炒股

  上周五 (5月16日)证监会证实,正在对华夏基金公司旗下基金与嫌疑账户利用未公开信息牟利一案进行调查。虽未点名基金经理,但原华夏基金经理王亚伟成为舆论关注焦点。

  随着华夏基金 “晚节不保”,目前资产管理规模排名前列期货证券减配资.可靠的基金公司如嘉实、易方达、博时等悉数沦陷于“鼠患”。此外,捕鼠之网进一步铺开,包括保险资管、私募基金在内的资产管理机构亦受到追查。

  华夏卷入“鼠患”风波

  基金行业传奇人物王亚伟正被裹挟进资产管理行业近期的“捕鼠风暴”之中,其在华夏期间管理的基金传出受到调查的消息。

  近日财新网曝出:王亚伟在华夏基金管理公司期间管理的“华夏大盘基金”已经正式被证监会调查。对此,华夏基金旋即作出回应,否认华夏大盘基金被查,称并未接到监管层要求协助调查的文件。

  然而,就在上周五证监会例行发布会上,当记者问及华夏大盘基金被调查一事时,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表示,自2013年9月份以来,证监会根据相关线索发现了一批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期货证券减配资.可靠股票、非法牟利的嫌疑账户,其中部分账户与华夏基金管理公司管理的个别基金存在关联。目前,相关调查工作正在依法进行中。

  这一回应确认了华夏旗下基金遭调查的事实,但并未点名相关基金产品和基金经理。

  对此,华夏基金方面称,证监会的调查是针对外部账户,未对华夏基金和旗下的任何基金进行调查,对外部账户的调查也还没有结论。

  而此前,除王亚伟外亦有华夏两名基金经理卷入调查的消息。其中一位女基金经理罗泽萍2004年加入华夏基金,历任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兴华证券投资基金等产品基金经理,于今年3月离职,离任前担任华夏优势基金经理。

  包括罗泽萍在内,今年华夏基金已有4名权益类基金经理陆续离职,分别为刘振华、胡建平、谭琦。

  两大佬被疑

  另一位私募大佬徐翔也再次卷入调查传闻,与其管理的私募基金泽熙旗下产品精准参与东方锆业重组有关。

  一个引发市场疑虑的信息是,私募备案制启动已近四个月,主要私募机构都已“登记上册”,然而在业界闻名遐迩的两位“大佬”徐翔和王亚伟分别管理的泽熙投资和千合资本却并未在案。

  按照证监会及基金业协会的要求,已设立私募基金管理人应当在4月30日以前按照 《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登记和基金备案办法(试行)》到基金业协会完成登记手续,否则不得从事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业务活动。

  根据基金业协会披露情况显示,截至5月11日,已有1559家私募机构登记为私募基金管理人,其中私募证券基金管理人491家。基金业协会负责人表示,“主要私募基金管理机构都已进行登记。”然而却始终未见泽熙与千合资本的身影。

  据媒体报道,泽熙已在大限之前上报了备案材料。然而,有业内人士表示,近期监管层在加班加点审核私募备案,一千五百家机构都登记了,此二人却还没有入册,可见监管层有意为之。

  有业内人士称,王亚伟设立私募基金旗下产品昀沣投资因在南风股份发布重组消息前大量买入而被监管层约谈。

  不过,上述说法均未得到相关方证实。

  捕鼠收网未尽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基金行业“鼠患”风波不断,今年则愈演愈烈,更蔓延至保险资管、私募基金。

  上周,监管机构通报了多起资产管理行业相关人员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案件,包括光大保德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原基金经理钱钧,嘉实基金、上投摩根原基金经理欧宝林,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张治民,以及中国人寿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前权益类投资负责人曾宏。

  上述4起案件交易金额均在亿元之上,其中,钱钧案涉及买入金额达1.23亿元,获利160余万元;欧宝林案涉及交易金额达1.06亿元,账面获利160万元;张治民案涉及交易金额达4.87亿元,获利1500余万元;曾宏案涉及交易金额约2.97亿元。

  证监会称,据初步统计,2013年以来,证监会共受理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案件线索38件,并已陆续启动调查工作。近期调查的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案件线索中,最大涉案金额为十多亿元,最小涉案金额超过两千万元。截至目前,涉及基金管理公司十余家,涉及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两家。

  据《期货证券减配资.可靠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自去年以来,监管机构正式通报涉及调查的基金公司达9家,保险资管机构2家,还有多家公司基金经理位列“嫌疑”名单。这意味着,后续还可能有新案被曝光。

  证监会还通报了近期案件的新特点,即涉案人员范围扩大,呈现链条化。调查发现,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的相关人员已由以往的基金经理本人,扩展到上游的研究人员、后台的交易人员,甚至下游的托管银行工作人员。 此外,部分案件中出现了知情人泄露未公开信息,周边的亲朋好友参与交易的情形,个别案件中甚至出现了知情人买卖未公开信息牟利的情况。

  多人陷“调查门”未决

  监管部门和交易所近年也开始利用大数据,通过建模等方法在海量的交易数据中寻找隐秘的违规行为,这被称为“数字稽查”。有基金公司人士表示,如今监管层动用大数据作为利器,证据力度和打击力度都较以往更胜一筹。

  有关部门在数字稽查时,一些被调查公司和个人在前期并不知情,或在传闻出来后对受调查一事矢口否认,然而确有不少传闻在后期被一一证实。

  其中,交易所的监察系统已成为抵御“老鼠仓”的第一大防线。自今年6月原博时基金经理马乐因涉嫌利用非公开信息交易被调查后,交易所再次利用监察系统发现基金经理违规问题。

  证监会表示,证监会强化了案件线索分析发现机制,不断加大监控和查处力度,为精准打击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行为提供了强有力的手段。

  去年底至今,还有多位基金经理身陷丑闻,但这些消息尚未得到监管机构或执法机构证实。其中包括原易方达投资总监,知名基金经理陈志民,其被曝出因违规行为受到控制。而近期海富通基金经理黄春雨亦身陷“调查门”中。

  上述基金公司人士表示,一旦案情确切被披露,相关基金公司也难免受牵连,特别是内控如果查出纰漏,公司也难辞其咎。去年马乐案发后,该公司因此被责令整改半年,公司业务和规模都大为滑坡。


创业网   大盘   股票软件   私募内参   黄金价格走势图   股票推荐   千股千评   行情中心   大盘指数   大盘分析   大盘   炒股软件   炒股技巧   股票入门